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IPO > 盈利能力不稳定 研发人员薪资远低于销售的吉大正元能顺利过会吗

盈利能力不稳定 研发人员薪资远低于销售的吉大正元能顺利过会吗

2020-10-22

如果你关注过国家电子政务这一领域,或许听说过“金盾计划”、“金财工程”、“金水工程”、“金质工程”等重大信息化建设项目。这两大工程的背后,都有一个公司的身影——长春吉大正元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


最近,这家公司即将上会,面对上市委员会的审核。这家曾经办过不少政府项目的公司,上会能否通过,还是一个未知数。



曾遭证监会42问  被发审委暂缓表决


“源自密码的安全”。信息安全领域专家蔡吉人院士的这七个字的题字,道出了吉大正元的具体业务的同时,也给予了吉大正元在信息安全业务上的肯定。


中融财经发现,公开资料显示,吉大正元是信息安全产品、服务及解决方案提供商,是电子认证领域的企业。公司以密码技术为核心,开展信息安全软件的研发、生产和销售及服务,面向政府、军队、军工、金融、能源、电信等重点行业和领域提供基于密码的可信身份认证及可信数据保障等多层次、全方位的综合性安全解决方案。

吉大正元成立至今,21年间累计承担了1000多个国内知名的大中型信息安全建设项目,为40多个中央国家机关及部委提供信息安全解决方案,除了之前提到过的“金盾工程”、“金水工程”、“金财工程”、“金质工程”等知名的重大信息化建设项目之外,吉大正元还为北京奥运会、载人航天工程提供了信息安全保障。

2020年年初,吉大正元还在2019年“中国网络安全与信息产业金智奖”评选表彰活动中获得“年度企业奖”和“战役特别贡献奖”。

另外,据IDC 数据显示,吉大正元连续多年局国内行业市场占有率第一位,并入选《财富》杂志“二十一世纪最具潜力的高科技企业”。

不论是实力还是履历,吉大正元都可以说是被“官方盖章认证”。

吉大正元于2019618日递交招股说明书,但在证监会给出的反馈意见公告中,证监会对吉大正元共提出了42个反馈意见,其中规范性问题20个,信息披露问题17个,还有5个财务会计资料相关问题。

值得注意的是,此前在94日上会时,吉大正元被发审委决定暂缓表决,成为今年第5家遭暂缓表决的企业。



盈利数据波动大 应收账款高


中融财经了解,据招股书显示,报告期内,吉大正元的营收分别为34498.06万元、41908.35万元、40015.51万元和19352.87万元;综合毛利率分别为46.24%46.07%55.34%51.50%。营业收入虽然在2018年出现小幅度下滑,不过综合毛利率每年始终保持一定幅度的增长。



不过虽然综合毛利率达到50%,但是扣除其他的支出后,每年扣非后的净利润占当期营收的比例却不到20%。报告期内,吉大正元扣非后的净利润分别为4150.88万元、5334.04万元、6297.69万元和1688.27万元,占当期营收的比例分别为12.03%12.73%15.74%8.72%

中融财经发现,另外还有一点值得注意,2018年营收出现了下幅度下滑,下滑幅度约4.5%,但是净利润方面却似乎并没有受到影响。2016年至2019年上半年的净利润分别为4187.21万元、5517.95万元、8916.38万元、1714.64万元。在2018年当期营收同比去年出现下滑的时候,净利润却反而还同比增长了61.59%。到了2019年上半年,净利润却仅仅只有1714.64万元,甚至还不足2016年净利润的一半,不足2018年的1/4

如做过山车般,一个天上一个地下,难免让人对吉大正元的数据心生疑虑。

除盈利数据波动大之外,吉大正元的应收账款也常年居高不下。据招股书披露,2016年末至20196月末,公司应收账款的账面余额分别为16,678.69万元、23,375.76万元、21,796.13万元和24,766.40万元,应收账款较大。且从2017年开始,每年的应收账款达到了2亿元以上。

并且,吉大正元还在招股书中表示,“随着公司经营规模持续扩大,公司应收账款余额可能将持续增加。”虽然公司客户主要以各级党政机关、军队和大型国有企业为主,但不排除未来会有公司欠款客户的资信状况变差,导致付款延迟,部分货款不能及时回收的可能。

不仅如此,公司与同行业可对比上市公司相比,报告期内的偿债能力、流动比率和速动比率都低于平均值,资产负债率(合并)高于平均水平。


研发投入低 研发人员薪资低于当地平均工资

中融财经了解,网络信息安全作为高新技术产业,吉大正元的研发投入也明显偏低。招股书披露,2016年至2019年上半年的研发费用总额分别为2149.17万元、2139.24万元、3192.84万元和1870.12万元,占同期营业收入的比例(研发费用率)分别为6.23%5.10%7.98%9.66%。虽然呈逐年上涨的趋势,但是这个比例在同行业可对比公司中却依然比较低,甚至达不到平均值。


另外,中融财经,根据招股书披露,截至报告期末,公司研发人员共575人,以2019年上半年的2149.17万元的研发费用来计算,每位员工薪酬大约为6229元。作为研发技术人员,这个工资待遇似乎并不是很高。而同年长春当地春招平均工资为6331元,吉大正元研发人员的薪资才刚刚到平均线。这一点显然和招股书中提到的重视人才,避免人才流失提高公司员工薪酬水平的说法也似乎并不相符。

并且,上述研发费用的支出范围不仅仅只包含研发人员薪酬,还有第三方提供的研发协作费用、为项目研究开发发生的差旅费及测试费等费用。排除上述费用,留给员工的薪酬,可能还没有前面计算出来的多。


反观销售人员的薪酬,2019年上半年吉大正元的销售人员共114人,当期的职工薪酬为3027.07万元,计算下来每人月薪约44255元。远超过研发人员的工资。


新任董事长曾因股权纠纷被公司告上法庭


中融财经发现,裁决文书网的一份判决书显示,20181212日,吉大正元将如今的董事长于逢良和第三人孙桂平告上法庭,彼时吉大正元的董事长和法人还是高利。诉讼原因为股权转让纠纷,而此时,正值吉大正元准备向深交所递交IPO申请的前夕。



中融财经了解到,相关媒体报道,此次纠纷源自2008年的一桩股权转让。当时还是董事的于逢良以349.25万元的价格收购了崔维力持有的吉大正元232.84万股股权,双方与20088月办理了股权变更登记,但股权转让款却约定在公司上市之前再支付。

等到了2018年吉大正元准备递交IPO申请时,当事人之一的崔维力却突发疾病身故,股权转让款的支付也就此耽搁了下来。最终在20181212日,吉大正元将于逢良告上法庭。

不过该案件最终以吉大正元撤诉告终。至于其中的细节,吉大正元也没有对外披露,甚至就连这个事件也没有在招股书中提起只言片语。媒体方面也只是在吉大正元递交IPO申请之后,通过在裁决文书网上查询才了解这一“公司状告董事长”的诡异股权纠纷事件。


1022日,吉大正元将再次上会,距离上次被暂缓表决不过一个月时间,等待吉大正元的将是什么样的结果呢?




(文章来源:中融财经网 编辑:王鑫)